25选5基本走势图|25选5开奖历史记录

楊粉林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學會文化 > 會員風采 > 瀏覽次數: 發布人:admin 發布日期:2017年04月11日

百姓健康的“守護神”——記“全國優秀鄉村醫生”楊粉林
  今年59歲的楊粉林,是金壇區直溪鎮的一名普通鄉村醫生,他19歲從醫,干了一輩子的“赤腳醫生”。2004-2015年連續十二年被金壇市衛生局評為 “優秀鄉村醫生”,2016年4月評為常州市“優秀鄉村(社區)醫生”, 2009年度獲“全國優秀鄉村醫生”稱號。他是金壇區當時唯一獲得的這一稱號的鄉村醫生,在整個蘇南地區獲此殊榮的鄉村醫生也僅有2名。
  守孝三天?立志繼承恩師的神奇
  1978年,18歲的楊粉林初中畢業,回到村里擔任農機員。當時大隊里的赤腳醫生叫鄧天裕,是一位知青。還是大孩子的楊粉林在與鄧天裕的交流中對醫生這個職業心生敬畏,漸漸產生了想當醫生的念頭。后來鄧天裕落實政策調回城里的大醫院去當醫生了,大隊里就沒了赤腳醫生。當大隊書記問楊粉林“你想繼續當農機員還是想學著當醫生”,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后者。
  當年7月18日,楊粉林背上行囊到直溪鎮醫院學習了6個月,又在建昌醫院和縣中醫院先后實習了6個月后,正式成了隊里的赤腳醫生。
  打那之后,楊粉林就正式拜鄧天裕為師父,跟著他學習醫學知識和實踐。鄧天裕每周從城里回來之后就會給楊粉林出10-15道醫學題,讓他解答,下周回來后檢查。題目都是鄧天裕在城里的大醫院遇到的疑難病癥,常常讓剛學了一年醫的楊粉林無從答起。起初,楊粉林以為師傅是故意刁難他,可后來也慢慢理解了師父的苦心,也從中受益很多。
  鄧天裕39歲時患癌癥去世了,楊粉林像親生兒子一樣給師父守孝三天。
  “師父那時就已經是治愈肝病和婦科疾病的神手,在這些方面很有研究。如果師傅能夠活到現在,肯定有很深的醫學造詣。我也能跟他學到更多的醫術,治愈更多的疾病,救更多的人了。”對于師傅的英年早逝,楊粉林十分心痛和惋惜。
  原來的赤腳醫生是“一根銀針,一把草藥”,可現在,銀針和草藥早已滿足不了現代醫護事業發展的要求。楊粉林也深知這一點。于是他刻苦鉆研,花了三年多時間全面學習了生物學、病理學、藥理學、護理學、內科、外科、婦產科、兒科、中醫等專業學科。通過自己的努力,2008年7月2日取得了“江蘇省鄉村醫生全科醫學知識培訓合格證書”,2012年9月取得執業助理醫師資格,成了一位名副其實的“全科醫師”。現在,只要有可能,他都積極參加上級主管部門組織的各類業務學習,有時地市級的業務培訓沒有鄉村名額,他都積極爭取,自費前往。雖然占用了很多時間和金錢,可他覺得很值。“治好更多人的病”一直是他不懈的追求。
  為了讓自己的針灸技術更加精湛,楊粉林經常在自己的身上練習找穴位、扎針,在這過程中沒少因為扎錯穴位而受苦。“自己受的苦多了,針灸時就更有準頭了,病人也就不用吃苦了。”楊粉林說。
  一根銀針?留住無數的生命奇跡
  楊家舍村王燈法老人的兒子在天津的事業搞得有聲有色,經常接老人去天津住一段時間,享享清福。可誰知2006年3月15日,在天津游玩的老人突發腦溢血,被緊急送往天津第一人民醫院搶救了7天7夜,仍然昏迷不醒,家屬收到了病危通知書。王燈法的家人希望能老人葉落歸根,醫院建議他們立刻讓當地的醫生跟隨救護車過來護送昏迷的老人回家,不然老人可能不能“老”在家里。王燈法的家人們找到了楊粉林,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準備了三天用量的氧氣瓶,備齊了急救的藥品和設備,聯系了直溪醫院的一輛救護車,他就直奔天津接老人回家。當時王燈法的家人最大的奢望就是“保證老人一路平安到家”,楊粉林自己也只是希望能“好好地將老人拉回來”。
  一行人馬不停蹄,晚上21:10出發,次日下午13:15就到達了天津。2000多公里的路程只用了16個小時。為了趕時間,一行人在天津僅停留了半個小時不到,楊粉林買了8份盒飯帶上車,又踏上了回程的路。救護車到達楊家舍村村衛生室時,楊粉林已經兩天兩夜沒合眼了,萬幸的是,老人終于平安到家了。
  在回程路上,楊粉林除了給奄奄一息的老人維持生命,精心治療和護理外,并沒有放棄對老人的病情研究。他查看了老人的腦CT報告單,仔細研究了出血部位,根據自己的臨床經驗判斷:王燈法還有一線生機!他問老人的家人:“老人還有回轉的可能,但我沒有多大把握,你們家里人的意見怎么樣,是要放棄,還是繼續治療?”老人的大媳婦堅定的回答:“看!只要有一線希望,哪怕是傾家蕩產也要看下去。”這份孝心感動了楊粉林,于是他在衛生室里顧不上連日來的疲倦和困頓,立刻張羅著給老人做進一步的治療。他看了老人的病例,發現天津的醫院給老人治療的重點是止血消炎,而老人昏迷不醒的原因可能是顱內淤血壓迫神經引起的。于是他每天給老人針灸,在老人的25個穴位扎入銀針,給老人活血化瘀,再輔以掛點滴止血消炎。一周之后,家里人開始為老人準備“后事”了,可楊粉林仍然沒有放棄。在針灸治療的第12天,10點多鐘給老人換點滴瓶時,大媳婦突然發現老人的手腕動了一下。全家人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到下午2點,老人的眼球已經能像正常人一樣轉動了。楊粉林很擔心老人醒來恢復后會落下半身不遂,于是有針對性地又增加了幾個穴位的針灸。20天后的中午,在進行針灸治療,老人突然慢慢睜開了眼睛,含含糊糊地問了一句:“我在哪兒?”全家人喜出望外。42天后,老人已經能起身了,在家人的攙扶下甚至能下床行走了。為了保證老人不會落下半身不遂的毛病,楊粉林將老人的針灸治療持續了2個月。60天以后,老人已經能自己走了。
  從天津回來,王燈法的家人塞給楊粉林1000元錢作為勞務費,楊粉林沒有收。這兩個月里,楊粉林天天帶著銀針給老人針灸,也沒收過一分錢的出診費。
  4年多過去了,王燈法老人已經76歲了,身子骨硬朗得很,并能下田干農活了。老人見到楊粉林總說:“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說到動情處,甚至會抱著楊粉林親上一口,親熱得很。
  “我自己也沒想到針灸治療能取得這么好的效果。老人的身體好起來,就比什么都好!”楊粉林很慶幸自己的不放棄挽救了一個生命。
  楊粉林還繼承了師傅鄧天裕在肝病治療方面豐富的理論知識和實踐經驗。他在村衛生室看肝病已經有8年歷史了,經手的肝病患者一共有21位,存活的就有10人,他經手的每一個肝病患者都延長了生命,最短的也有3-5年。
  直溪小橋頭村的村民鄧常勝9年前得了乙型肝炎,導致“慢性肝癌”肝硬化腹水。“住院時每天抽出的腹水都有5000-6000毫升,送到衛生室來的時候,肚子腫得高過了頭。”楊粉林回憶道。鄧常勝的兒子送父親過來時說:“楊醫生,我爸的病我也知道,我們在大醫院治了半個月,花掉了14000多元,還是一點起色也沒有。只要您盡量讓他多活些時日,我們小輩就感激不盡了。”楊粉林通過一天的仔細觀察,覺得鄧常勝的肝腹水還有治愈的希望。于是他改變了原來鄧常勝住院時“體外排水”的策略,將“扶正保肝,疏肝理氣”的中醫理念和西醫保肝利尿的治療方法相結合,雙管齊下。一邊給他掛水,一邊開中藥方子給他調理。結果第一個方子還沒吃到一個療程,鄧常勝的肝腹水就消了一半。從第一天送到醫務室到基本治愈,前后不過10多天,只花了1300多元。9年來,通過楊粉林的中醫藥方調理,鄧常勝腹水現象基本消除了,肚子再也沒腫過,力所能及的勞動他都能干。楊粉林就是這樣中西醫結合,創造了多個生命的奇跡。
  從醫以來,楊粉林經手的腦梗、關節炎、腰椎間盤突出等疑難雜癥病人共有200多人,其中80%通過針灸、牽引治療達到了康復和基本康復,1//3的病人完全依靠針灸實現了康復,沒花一分錢。楊粉林一直堅持記筆記,從醫三十多年來,積下了5大本的筆記。他把這些筆記看作自己最大的財富,里面是他三十多年來臨床經驗的詳細總結。這些筆記本成了衛生室的同事們最好的理論和實踐教材。
  直溪中心衛生院院長曾經對醫院所有的醫生說過:“從南場村楊粉林那轉過來的所有病人你們都要慎重。他轉過來的病人都是很棘手很緊急的,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輕易送過來的。你們要優先治療,實在不行趕緊轉到大醫院。”
  難忘的自責?發誓要終身“悔過”
  2009年冬天的一個深夜,熟睡的楊粉林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驚醒,是南場村第三村民小組的佘東財的妻子打來的電話,電話里她聽起來很焦急,說佘東財快不行了,求他務必看看,救自己的丈夫一命。那時候已經接近凌晨了,寒風凜冽,氣溫有零下好幾度。楊粉林聽到佘東財病危,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從溫暖的被窩里爬起來,背上急診箱直奔佘東財家。
  原來,這天下午4點多鐘的時候,佘東財到村衛生室找過他,說自己心里難受得很。楊粉林用聽診器聽了一下心跳,發現他心律失常,極有可能是急性心臟病。這是一種很危險的急性病,嚴重時能導致人死亡。衛生室沒有相應的設備,必須到直溪鎮中心衛生院做進一步的檢查和救治。楊粉林提出要陪佘東財一起去看,但是佘東財見衛生室還有好幾個病人等著楊醫生看病,就堅持自己去。楊醫生的考慮是按理現在佘東財應該在醫院住著才對,現在他在家發病就證明佘東財沒聽自己的話立刻去看病。原來佘東財到家后自己覺得沒那么難受了,再加上天快黑了,就想等第二天再去看。結果晚上病情就加重了。最終,盡管楊粉林盡了全力搶救,但佘東財還是離開了人世。
  對于佘東財的病故,楊粉林十分內疚,他說:“那天下午,我要堅持陪他去鎮上醫院,就不會有這樣的事了。”從此,楊醫生發誓要終身以各種方式努力學習,全力救治患者,以撫平自己內心的遺憾和內疚。
  很多危重病人,楊粉林都會親自送病人到大醫院。今年42歲的張國富,在北京打工,春節回來時發現痰中咯血,到衛生室找楊粉林給自己看看。楊粉林懷疑是肺癌晚期,立刻將他送到市人民醫院。可張國富那時候沒有錢付醫療費,楊粉林毫不猶豫地為他墊付了5000元的住院費。劉共州的妻子發腦溢血,楊粉林上門急診時立刻和劉共州將她送到鎮醫院。劉共州慌亂之中忘記帶錢。楊粉林剛好那天發了工資,他想也沒想就將身上所有的錢交給了劉共州,連借條都沒要對方打一個。
  南場村有一位叫秦照明的間歇性精神病患者,還患有膽囊炎。父親去年過世,母親上了歲數,夫妻離異,還有一個12歲的女兒,是村里出了名的特困戶。楊粉林為秦照明和他的母親看病從來不收一分錢。楊家舍村的老人王金榮今年60多歲,是村里的五保戶。08年突發腦梗,導致半身不遂。楊粉林天天親自上門,為他做針灸康復治療,持續了半個月,沒收老人一分錢。如果是在醫院,至少要花一兩萬。
  衛生部門允許鄉村醫生收取10元/次的針灸治療費,可楊粉林給村民們針灸從來不收一分錢,雖然這樣衛生室的收入少了,自己的工資也相應低了,但楊粉林毫不介意:“這些都是舉手之勞,能夠給老百姓治好病我就很高興,決不能再增加他們的經濟負擔。”
  衛生室雖然小,可來看病的病人卻很多。基本上每天上午楊粉林都要看十五六個病人,衛生室的幾張病床經常躺滿了人。最多的一天,楊粉林看過48個門診病人。由于過度勞累,楊粉林患上了神經性頭疼,只要腦筋動多了,就頭痛欲裂。他的辦公室抽屜里總是備著一瓶阿司匹林。
  800多顆心?牽掛著那份濃濃情深
  1996年是楊粉林最忙最苦的一年,那一年他要參加醫學考試。白天上班給村民們看病,晚上還要熬夜看書到很晚,累壞了。5月3日,楊粉林在上班的時候就覺得肚子疼,可他仍然堅持為群眾看病。下班回家的路上,他臉上蒼白,因為腹部劇痛,只能推著自行車,用車把抵著肚子,慢慢地走回家。身為醫生的他知道自己情況的嚴重性,到家就讓家人打電話叫救護車送他去市人民醫院。人剛到醫院,就大吐血,吐出來的血一個痰盂都沒盛得下。經診斷是應急性潰瘍導致的消化道大出血,經過兩天的搶救才好不容易止住血。
  因為惦記著村里的病人,第9天下午,楊粉林覺得自己的身體稍微好一點了就堅持出院了。第10天上午就回到了村衛生室上班。妻子當時很不理解:“人生能有幾次呀,你這么拼命是圖什么呢?”楊粉林無言以對,可就是覺得穿上白大褂坐在村里的衛生室里才安心。
  楊粉林住院的時候,南場村的村民紛紛趕過來看他。病房里常常擠得水泄不通。在不到10天的時間里,共有800多村民來看望他。病房里村民們帶來的雞蛋、核桃粉、蜂皇漿等營養品都快擺不下了。出院的時候,光是村民們送來的禮品,就用三輪車拖了五車。有的村民還硬塞給楊粉林的家屬一兩百元的心意,大家這樣一兩百的心意,最后竟然湊到了5000多元。陳文娣老太太今年已經76歲了,楊粉林生病時,她不顧子女的反對,靠一雙小腳顫顫巍巍地趕了三四十里地路進城看望他,將自己養雞攢下的28個雞蛋送給楊粉林,還再三地叮囑他:“楊醫生,你要好好地養身體啊!”
  2008年,為了改善村里的醫療衛生條件,楊粉林想籌建一個標準村衛生室。“如果南場村沒有好的醫療條件,一定會被撤掉,到時候村民看病就不方便了。”楊粉林說。衛生室的建設和改造總共花了21萬,除了衛生局和衛生院下撥的經費外,其他資金都是楊粉林自己一點一點地募集來的。村里的很多人都積極地捐款,甚至有一些外鄉人也慷慨解囊。集資過程中,最讓楊粉林感動的是潘文友和吳春根。他們兩個人家里都不富裕。潘文友今年61歲,家里唯一的收入來源就是幾畝地,父母常年臥病在床,兄弟又因病喪失了勞動能力,還有兩個女兒要撫養。可他還是從當年賣稻的錢中擠出1千元交給了楊粉林。吳春根是楊粉林治療的肝病患者,需要常年吃藥,家里經濟條件也不好,也捐出了1千元。
  王斌才是楊家舍人,有一次帶著兒子找楊粉林看病時,聽說了楊粉林籌建南場村衛生室的事,并不是南場村人的他立刻從身邊掏出1萬元給他:“你不僅技術好,心眼也好。我的母親這兩年全靠你照顧,這是我的一點心意,一定要收下!”原來王斌才的母親是個老病號,每次生病楊粉林都盡心盡力地給老人家治療。
  南場衛生室2003年被評為“甲級衛生室”,2010年度被評為“農村示范社區衛生服務站”。2014年根據省示范衛生室的標準進行了重新裝修和設備添置,面積達240平方米,衛生室里觀察室、治療室、藥房、處置室、計生室等各功能間一應俱全,并在2014年年底獲得“省級示范衛生室”的稱號。
  “現在愿意扎根農村,有志于做一名普通鄉村醫生的年輕人已經不多了。自己也老了,干不動了,誰來為村民們不花錢或少花錢去看病呢?”扎根基層、守護百姓健康四十年的楊粉林憂心忡忡。當年的鄧天裕恩師將自己的畢生所學傾心傳授給了他,他現在最大的心愿是能將自己在“一根銀針”和“一把草藥”上這么多年的經驗教給下一代的年輕人。
  (作者:金壇區城市管理局鄧文娟)
25选5基本走势图 排列三万能二码 云南时时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欢乐生肖福彩 时时彩赢彩专家标准版 五星国际娱乐棋牌 手机赢钱棋牌游戏名字 快三用什么方法稳挣呢 百人牛牛 北京赛车6码如何倍投 pk10玩法技巧大全